治愈偏執的他[八零]

作者:咚太郎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節] [下載]   [舉報] 
文章收藏
為收藏文章分類

    要糖

      十顆剔透的玻璃珠,兩把樹枝彈弓,三個鐵環以及一只鐵皮青蛙。
      
      十二個毛頭小孩交出心愛的玩具,喊出一聲震耳欲聾的‘阿汀老大’。
      
      “我?”
      
      阿汀疑惑地指指自己。
      
      瞧見王君慢悠悠地晃進門,阿汀抿唇,小小地提起邊角,給孩子們一個不太老大的靦腆笑容。而后拉住王君的衣角,走到一旁小聲地問:“他們是誰啊?”
      
      王君叼著狗尾巴草,“愿賭服輸。”
      
      阿汀想起她們的賭注,后知后覺:“一定要當老大嗎?”
      
      “你看不起我們老虎幫?”語氣好嚴厲。
      
      阿汀有點兒無辜:“可是我已經拿了你的兔子奶糖。”
      
      “那不算。”
      
      硬把奶糖塞進人家書包里的王君大手一揮,正義凜然:“你考得比我好,你當老虎幫的老大,這是說好的事。你要是耍賴皮,我就不和你玩了。”
      
      后路被堵死了。
      
      阿汀眨眨眼睫:“我沒當過老大,好像當不好。”
      
      “沒事,我幫你。”
      
      王君頓了一下,又說:“我扶持你。”
      
      武俠小說里的武林老盟主,就是對新盟主這么說的!
      
      兩個半大的姑娘在這邊說話,那頭的小毛孩們也聚在一塊兒嘰嘰喳喳。
      
      “阿汀老大好好看!”
      
      “真的好白,亮亮的!”
      
      幾個小小姑娘剎那淪陷于白白嫩嫩的新老大,年歲最大的男孩哼了一聲:“一看她就不會打架,只會笑。”
      
      旁邊的男孩結結巴巴:“但……但是阿汀老大笑得……好看。”
      
      “好看好看。”
      
      “我們老大比宋婷婷好看。”
      
      “五百分的老大,很厲害的呀。”
      
      眼看著他們又吹捧起新老大,阿健擲地有聲:“不會打架的老大要來有什么用?誰來對付大龍?我們的地盤又被搶走怎么辦?”
      
      老虎幫的小孩,多多少少被大龍欺負過,提到大龍沒了聲響,你瞧瞧我我看看你的,不敢再說話。只有一人小小聲的嘀咕:“就算王君老大不當老大,還是會幫我們打大龍的嘛。”
      
      阿健假裝聽不到。
      
      阿汀被王君翻來覆去,傳授好多當老大的心得。她有點兒稀里糊涂,得知一會兒還有‘傳位儀式’,不由得問:“能不能等我一下?”
      
      她老實巴交地說:“陸珣現在得喝藥了。”
      
      王君揮揮手,準了。
      
      望著阿汀的背影離去,阿健沉不住氣,質問王君:“為什么要讓她當老大?她這么矮,又這么瘦,能干什么?大龍一個拳頭能把她打哭。”
      
      阿汀會哭么?
      
      好像不會?
      
      “除了我,日暮村還有誰打得過大龍?你嫌阿汀沒用就過來看看,你敢不敢像她一樣。”
      
      王君雙手撐著桌子,跳下來往隔壁走,孩子們紛紛趕上。
      
      半邊亮堂的屋子里,阿汀蹲在陸珣半米外的地兒,又要想方設法勸他喝藥。
      
      “今天不苦的。”
      
      阿汀當著他的面兒,往碗里加了小半勺白糖,“你看,我加糖了。”
      
      陸珣不想看,陸珣移開目光。
      
      “那還是流黃的水煮蛋?”
      
      “兩個?”
      
      “三個?”
      
      阿汀瞧著他半邊臉色,小心翼翼地試探:“四個?”
      
      哼。
      
      陸珣扭過頭來,對小騙子輕微的哼了一聲,沉沉的眼眸里沒有丁點動搖。
      
      他絕不上兩次同樣的當,還記她的仇。
      
      聰明又怕苦的病人好難說話的。
      
      阿汀軟軟長長地嘆口氣,再次道歉:“對不起,我不應該騙你的。但你太挑食了,只喜歡吃雞蛋和肉。我怕你吃太多,晚上不肯吃別的東西。”
      
      “昨天晚上的面疙瘩好吃嗎?”
      
      阿汀探頭,想看看他的碗有沒有空掉,卻被他眼疾手快的藏起來。
      
      “你吃完了?”
      
      還是被這個狡猾的小東西發現了。
      
      陸珣靠在墻邊不說話,他都懶得擺架勢。
      
      反正嚇唬不走她。
      
      “昨天的豬蹄喜歡嗎?”
      
      阿汀邊說,邊用手指推著藥,往他的手邊去。
      
      “今天也有很多很多好吃的。”
      
      “有魚肉有鴨肉,你好像還沒吃過仔姜鴨。”
      
      備受嫌棄的半碗藥,忍辱負重挪過半米,仿佛辛苦翻越過千山萬水。它自低處仰望著陸珣,映出他利落的兩道眉毛,以及狹長鋒利的眼。
      
      再看阿汀,眉目要彎不彎的,漆黑的眼珠猶如剔透的玉石。
      
      夏日的流光碎影在發絲間浮動,她仍然以她特有的耐性,溫和慢慢地問:“你把藥喝掉,我給你做仔姜鴨,好不好?”
      
     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,陷入靜止。
      
      直到扒門偷看的孩子忍無可忍,陸珣終于拿起花花綠綠的瓷碗,一口氣猶如飲酒般的豪爽,將淡淡的苦和明確的溫熱,盡數吞進腹中。
      
      喝了喝了!
      
      全部喝完了!
      
      孩子們仿佛見證完一場鄉村中最切實的奇跡,擠眉弄眼不可置信。在他們崇拜的目光之中,阿汀又伸出手,朝陸珣攤開手心:“把碗給我好嗎?”
      
      哎呀我的媽呀,這比朝大龍吐口水更厲害!
      
      陸珣懶洋洋又靠下來,聞言用大的腳指頭把碗推過去。
      
      “還有里面的。”
      
      阿汀指了一下里頭七歪八倒的好幾個碗,有點兒不好意思地說:“家里快要沒碗用了。”
      
      真的么?
      
      陸珣冷冷盯著這個得寸進尺的阿汀,她無所畏懼,也拿純然無害的眼來看他。兩廂對視有一會兒,陸珣稍稍動彈一下,捏住碗的邊沿。
      
      枯枝一樣的長胳膊,把碗放在她的手上。而后忽然翻個面,竟然朝她攤手。
      
      阿汀拿出水煮蛋,他不要,躲開。
      
      手心繞一圈,又回到面前。
      
      阿汀想不出所以然來,疑惑地看著他:“你要什么?”
      
      陸珣當然不說話,一動不動地擺著手。
      
      “不要雞蛋嗎?”
      
      不要。
      
      他撇一下嘴巴。
      
      阿汀撓撓臉,苦苦思索老半晌,一個猜想浮上心頭。
      
      “你要……兔子糖?”
      
      耳尖微微動了。
      
      沒錯,他找她要糖。
      
      *
      
      阿汀走出陸珣家,沒有第一時間回家拿糖,而是忽然朝著王君鞠躬,說聲對不起。
      
      前世中藥堂的小千金,鮮少與同齡人交談。阿汀見過鬧事的病人家屬這樣對外公道歉,也見過餐廳里的服務員,因為不小心灑了湯汁,鞠躬九十度道歉。
      
      她以為,這是比口頭道歉更為鄭重的致歉方式,無論年代場合通用。
      
      王君卻被她嚇一跳:“你你你干嘛?”
      
      “我把你的糖分給陸珣了。”阿汀不好意思地豎起指頭,“一顆。”
      
      “糖?”
      
      “昨天我想去問你的,你不在家,所以我直接給了他一顆,對不起。”
      
      大大咧咧的王君,越聽越糊涂,“不就一顆糖么?我送給你,就是你的東西了。”
      
      阿汀微微皺眉,照著回憶小聲念出一句話來:“隨便把朋友的東西轉送給別人,是不對的。”
      
      這是鄰居姐姐說過的話。
      
      不管怎么說,王君昨天早上給她的奶糖,下午就被她分出去一粒。鄰居姐姐說,這種事情說不上合不合理,但很容易讓朋友心里不舒服。
      
      阿汀正一本正經地忐忑著,王君重復她說過的五個字:“朋友的東西?”
      
      阿汀遲疑了一下,反問:“我們可以算朋友嗎?”
      
      她沒有概念。
      
      “你想算就算,你覺得不算就不算唄。”
      
      王君故作不在意。
      
      阿汀不假思索:“算。”
      
      說完自己先笑起來,兩個小梨渦綿綿軟軟的。
      
      嘖嘖,有這樣一位傻乎乎的老大,王君覺得自己更像退隱山林的幕后高手,專為晚輩收拾爛攤子。
      
      不過她就愛做仗義的俠客。
      
      王君一把勾住她的肩膀,像小混混調戲小姑娘似的,嬉皮笑臉問:“那小子喜歡吃我的糖?”
      
      阿汀點點頭。
      
      “又找你要糖?”
      
      阿汀抬起眼皮瞧著她,“能再給他一顆嗎?”
      
      王君想起自個兒生病,嗷嗷叫著不去讀書,又要小人書又要新鞋子。想想這小怪物,哦不,應當是想想這陸小子,沒人疼沒人愛的,還被親媽折騰得滿身傷。怪委屈的。
      
      區區一顆糖而已,少俠正義凜然,“給唄,他不是病了么?”
      
      不知何時跑來偷聽的小娃娃,咬著手指說:“我也想吃。”
      
      “吃什么?”
      
      “糖糖。”
      
      “阿汀老大我也想吃!”
      
      “我也要!”
      
      孩子們全鬧起來了,阿汀王君對望一眼,無奈的笑。
      
      半罐的糖,數著發給孩子們,塑料瓶里只剩下五顆。
      
      “給你。”
      
      阿汀神神秘秘地往王君手里塞,轉身跑進屋子里去。
      
      “給我干什么,我家還有的是呢。”
      
      王君嘀咕著,低頭一看:其他人只有一顆,原來她一個人有三顆。
      
      再看向阿汀,不禁搖頭晃腦地感慨:“機靈鬼。”
      
      *
      
      “給你糖。”
      
      阿汀摸出另外兩顆糖,放在陸珣手心里。
      
      陸珣收下一顆,另外一顆拋回到她手中。
      
      阿汀微微楞了一下,旋即歡喜地說:“謝謝你。”
      
      眼睛亮亮的,像夜空里閃爍的小星星。
      
      陸珣默然看著,頭一回發現她是很好看的,好看得幾乎有點兒刺眼。
      
      他扭開頭。
      
      這一幕落在孩子們的眼里,已是震驚連連。
      
      “阿汀老大竟然給小怪物糖!”
      
      王君:“不準叫小怪物。”
      
      “小怪物竟然也給阿汀老大糖!”
      
      王君:“不準叫小怪物。”
      
      “阿汀老大和小怪物離這么近!”
      
      王君一手捏一只耳朵,“誰再叫小怪物,我揍誰!”
      
      孩兒們捂著耳朵齜牙咧嘴,不敢再胡亂叫了。
      
      王君再看下阿健,挑眉問:“還嫌阿汀不?”
      
      含著奶糖舍不得咬的阿健:“……”
      
      舌頭壓住圓滾滾的糖粒,他一臉毅然:“阿汀老大真好,就是當咱們老虎幫的老大!”
      
      “沒出息的小子。”
      
      王君呸他一下,大聲叫道:“阿汀,我決定‘擇日不如撞日’,咱們來結拜兄弟!”
      
      阿汀迷糊:“姐妹?”
      
      “兄弟!”王君招呼她:“快出來,還有‘讓位儀式’!”
      
      “好。”
      
      阿汀往陽光下跑去,陸珣漸漸躺下來,抬著眼皮,遙遙看著她跑向孩子群。
      
      眼珠一挪,又瞧見不遠處的宋婷婷。
      
      不知在那兒偷窺了多久。
    插入書簽 

    作者有話要說:
    我感到我要v了!



   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
   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    晉江APP→右上角人頭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頂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點) 手榴彈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淺水炸彈(×50) 深水魚雷(×100) 個深水魚雷(自行填寫數量)
    網友: 打分: 評論主題:
    分享到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動態>>
   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評論



    本文相關話題
     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評論,請點擊這里

      三肖中特期期准天龙网站